,欢迎光临!退出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动态 >> 行业动态 >> 广州浪奇5.72亿存货“跑路”!子公司财务总监被抓!

广州浪奇5.72亿存货“跑路”!子公司财务总监被抓!

2020-10-08 21:37:49 来源:风控网 浏览:143
内容提要:

9月27日晚,广州浪奇爆出惊天“大雷”——总计价值约5.7亿的存货不翼而飞了。对浪奇来说,这不是一个小数字。


截至6月30日,广州浪奇的存货为15.71亿元,占总资产比例为18.18%,折算下来本次公司总存货的约36%需要计提。


根据公告,消失的存货主要存放在两个仓库,一


9月27日晚,广州浪奇爆出惊天“大雷”——总计价值约5.7亿的存货不翼而飞了。对浪奇来说,这不是一个小数字。


截至6月30日,广州浪奇的存货为15.71亿元,占总资产比例为18.18%,折算下来本次公司总存货的约36%需要计提。


根据公告,消失的存货主要存放在两个仓库,一个是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如东县黄海一路二号“瑞丽仓”、一个是辉丰公司的。其中“瑞丽仓”的库存货值高达4.53亿元,“辉丰仓”存放的库存货值为1.19亿元。但在广州浪奇前往盘点和清查时,两家公司均否认保管上述存储的货物。


详细公告如下:



而两家仓库负责人针对存货不翼而飞的原因表述各不相同。


存放了4.53亿元存货的“瑞丽仓”法人黄勇军表示,去年9月,广州浪奇方面主动找到他,说有块业务要合作。彼时,鸿燊公司经营困难,黄勇军一听就很“开心地”答应了。


鸿燊公司到底有多困难呢?根据公开资料,鸿燊公司是黄勇军全资持有的公司,2018年度报告已披露为“停业”状态,社保信息也全部显示为“0”,此外还卷入了多达100起司法案件中。而鸿燊公司被强制清算与破产的案件也在今年2月进入了法庭审理阶段。法人黄勇军作为失信人,被执行限制高消费。


黄勇军表示,在浪奇提出仓储需求时自己曾提出过质疑,因为自己的主业是运输业务,并没有做仓储服务的资格。但作为客户的广州浪奇却答复说“你可以做”,还帮助他租下了仓库,他需要做的只是签约。


也就是说,存放浪奇4.53亿元存货的“瑞丽仓”并不归黄勇军所有,而是在浪奇的牵线下, 从别人那租下来的。这个别人与浪奇也颇有原因,竟是2013年被浪奇溢价300%收购了25%股份的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。


更神奇的事在后面。当黄勇军要租下仓库时发现,自己并不需要付仓库的租金!他说:“签署的合同,实际上没有实质性的货物储存这一块,只是一些表面上或者纸面上的交割入库方式,我觉得就是个‘虚拟仓库’。”


而到了后期,许多现象似乎也隐隐证实了他的猜测。他发现,有时候,这个仓库上午一下子就进货600吨、1,000吨,但下午就卖给别人被拉走了。货出的似乎太快了。


9月28日,*ST辉丰发布公告,称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,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库区,且经过比对,盘点表上的“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的印章”与辉丰公司的印章明显不一致,系伪造。辉丰公司正着手向公安机关报案,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


 


随着先后两家公司负责人的发言,事件被逐渐推向高潮。广州浪奇上一次获得这么高的媒体关注,还是去年拿到了堪比30多年利润的天价拆迁款,被人戏称为A股最牛拆迁户的时候。


9月29日,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。据悉,该涉案人员是浪奇旗下子公司——广东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及财务总监黄健彬。

奇化化工究竟做什么的?

在这件事中起了怎样的作用?


工商资料显示,广东奇化成立于2013年12月,注册资金3,000万元,广州浪奇是其大股东,持股59%;从广东奇化创立之初起,黄健彬就一直是其董事。2014年,浪奇决定要“大力推进传统产业的经营模式转变”,“抓好电子商务平台的建设和扩大优质产品供应渠道。同年,广东奇化上线了奇化网。


而比较有趣的是,这家公司自称为中国化工产业互联网的龙头企业,是“广东省政府的重点支持项目”。打开奇化网主业可以发现,这是一个“野心”很大的项目。奇化网官方介绍称,其商业模式为业内首创,是B2P(Business to Platform)模式,即将生意融合到平台,并整合上下游资源。


首先,奇化网的第一重主营业务,可以理解为类似于化工领域的淘宝。其次,奇化网的第二重业务是知识交易。最后,奇化网还是做了融资服务。


2018年,广东奇化的营业收入竟已达到53.49亿元,相当于当年广州浪奇全部营业收入的44.67%。


而从2018年开始,广州浪奇就大举增加存货、变更审计机构。


自2019年以来,广州浪奇的高管变动也相当频繁。2019年5月,前任董事长傅勇国因“工作原因”提出辞职。2019年9月,监事会主席、职工监事史洪方同样因工作原因辞去职务,2019年10月,财务负责人、财务总监王英杰因到达法定退休年龄,不再担任公司职务。进入2020年,总经理陈建斌、董事会秘书王志刚等多名董监高纷纷离场。


广州浪奇在2019年1月宣布终止与前任会计师事务所立信的合作关系,改聘中审众环作为2018年度审计单位。而正是在2018年的报表中,广州浪奇存货从3.5亿元激增至12.61亿元,总资产占比从7.27%增至17.85%。


彼时,广州浪奇对存货大增对解释为“原材料价格存在上涨的趋势,公司为降低采购成本,提前采购原材料”。叠加更换会计所的“巧合”,其大举采购原材料同样颇为可疑。

这场“罗生门”愈加迷雾重重。

 

更多精彩内容:
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申明 - 人才招聘 - 战略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