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欢迎光临!退出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风控下午茶 >> 哲理小故事 >> 漫长黑暗 等一湾月亮

漫长黑暗 等一湾月亮

2014-06-28 13:48:42 来源:风控网 浏览:219

作者:雪年

喜欢夜,更喜欢倚着窗台看那朦胧娇羞的月亮,有微风轻拂,有绿影疏疏,空气潮湿而宁静。更多时候,我希望那一湾月亮能够和我走在同一条小路上,照亮我周遭的黑暗。

那一年的黄昏,就像此时一样,风平浪静,甚至乡下过分安静的空气,都给人一种安稳和幸福的感觉。母亲在厨房做饭,我在院子里收拾东西,母亲突然开口说:“莹莹,别上高中了吧,你和雪都要上高中,家里的情况你也清楚,只怕到时候,你们两个都也没办法把高中读完。”

听完,我就愣了,虽然这已不是母亲第一次提起。有一次为了劝我放弃读书,她甚至说我是她捡来的,能读完初中已经是不错了。我没有理会母亲的说辞,仍是哭着闹着极力反对,当时只有一个多月就要中考了。

中考结束,我和几个同学坐车去山东做暑假工,因为那一家食品厂条件艰苦,很多人都不愿意呆,第一天上班一些人就在打退堂鼓,第四天,我看着手上被利刀划的大大小小的伤口,而产量寥寥,我决定离去。当天便坐车回家了,回到家后,第二天下午就开始南下无锡,然后,便开始了一个人的漂泊之旅。

家里收到高中的录取通知书那天,母亲打来电话。她说,回来吧,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。我风轻云淡地说,在外面挺好,我不回去了,让雪好好读书吧。挂断电话后,盖着被子,我偷偷地哭了大半夜。

父亲无能,这么多年,一直是她独自一人支撑着整个家。每次看到她从工地上回来,疲累的躺在椅子上,我就躲在房间里偷偷哭泣。

终于离开了家,呆了将近十八年家,一个痛恨又难以割舍的家。一个人的漂泊,注定要尝尽酸甜苦辣,注定要把一切愁苦都咽下,扬起头,继续向前。

三年,我去了江南多个地方,从深宅小巷到园林风景,从小桥流水到山村野郭,一直向往江南的我,把那些期待很多年的风景翻读而尽。然后,毅然转身离开,回到北方。

一直就对医院没好感,却喜欢小小的诊所。有一些退休的医生,不甘心就此闲下来,就开了诊所,不为盈利,只为医病救人,多做些善事。

有一个先生,医术高超,很多人都闻名而来。那天,轮到我的时候,我对他笑了笑,虽然当时肾部正剧烈的疼痛着。当我说了我的事情后,先生很疑惑:你还这么年轻,怎么一身都是病?我仍是笑笑,没有回答。离开的时候,正面朝着夕阳,我旁若无人的张开双臂,站在原地,拥抱黄昏最美的时刻。

一朵花开得恰好,只是心已苍老得难以分辨,就像开错季节的花,等不到秋风的到来,便义无反顾地凋谢了。

前些日子,回了一趟家,母亲年前动了一次大手术,身体恢复得不是很好。打电话给母亲说时,我告诉她,此次回去是为了看看童装的市场,因为直接告诉她原因,她不会同意的。

下了车,云接我回到大姨家。第二天黄昏,云陪我回了家,当时母亲正在厨房做饭,听到狗叫声,从厨房里走出来。自从动过手术,她明显瘦了很多,体重仅比我重十斤。她有些意外看着我和云,因为我之前并未告诉她何时启程的。

七天的假,在家里呆了五天。离开时,心里虽有千言万语,可我只能沉默。

漂泊,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漂流瓶,饱饮咸涩的海水,却怎么都无法说出心里的盐。每个夜晚的仰望,都在找寻自己的方向,向左,或者向右,却找不到心里的那一轮明月。

家,终归还是会让人有一些依恋,那里有最熟悉的人,田野,村落和集市。这是繁华的城市,给不了的感觉。

夜已经沉下来,我在等一湾月亮,从大海辽阔的净蓝里走出。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申明 - 人才招聘 - 战略合作